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彩信频道
 
论坛首页忻氏文献 → 当前帖子
 
题目:由忻宝华卖书到忻、谭联姻考 回复: 0 浏览: 1097
^_^!
表情: 作者:忻林 时间 2016-2-13 12:45:26 序号:7959
 
  由忻宝华卖书到忻、谭联姻考

在整理嘉兴忻宝华先生《澹庵书目》时,有一个意外发现,就是理清了忻宝华藏书出卖的大致情况。
据忻宝华《澹庵书目》的序跋可知,在王店梅里出过著名文人朱彝尊(竹垞),藏书众多,曝书亭为世人所知,而自朱彝尊之后,忻宝华说“若谓梅里藏书之富,竹垞翁后一人,则吾岂敢?”谦中显出自豪,可见忻宝华藏书之富。
原来嘉兴方面有人研究说忻宝华藏书后来卖出,老人十分悲伤。我随着这一线索,开始查找忻宝华藏书的详情。
先是找到嘉兴谭新嘉的年谱《梦怀录》中有他曾买进忻宝华藏书的信息,查得原文为:
宣统三年辛亥三十八岁
先是葛星槎丈函告傅公,王店忻虞卿丈宝华(其第二子余族妹倩)欲售藏书,三月派余带叁千元汇票回南选购,傅公以自用马车亲送余登新丰轮船,至沪候提汇款。回里同葛丈往王店挑选数百部,约叁千册左右,会同葛丈与忻氏论价,约费弍千叁百余元。又于郡城购两三处零星旧书约费壹百数十元。
文中的“傅公”即是著名藏书家傅增湘,他当时任直隶提学使,相当于河北教育厅长,对当地图书馆屡有建树,嘉兴谭新嘉曾是嘉兴图书馆(当时叫嘉郡图书馆)元老,受傅增湘赏识聘他去天津图书馆当提调(相当于馆长)。不久,因嘉兴人葛星槎写信给傅增湘,说当地有王店人忻宝华要卖出藏书,请傅增湘派人去接洽。于是傅增湘派同是嘉兴人的谭新嘉带了三千元汇票去王店忻家选购图书。1911年3月,他与葛星槎至王店梅里忻宝华中挑了数百部书,约3000册,付了2300多元,这应是忻宝华藏书出卖中的大宗交易了。
但这只是我们现知的第一次,而由傅增湘在另一本书的跋文中可知还有另一次大宗交易,这才是让老人悲伤的一次。
在忻宝华藏书中有一部朱彝尊的著作《腾笑集》,此书极罕见,为著名文人冯登府所藏,书中还有他所写的题识三则。因忻宝华藏书中有大量嘉兴人的著作,这部朱彝尊的《腾笑集》又与他已出版的全集有所不同,不少诗文未收入全集。傅增湘在《腾笑集》的跋文中详说了卖书之事。
因为傅增湘在托谭新嘉买书后,得知忻宝华藏书还有不少好书在家,便托一书友李宝泉在去南方访书时去忻家看看。李宝泉在忻宝华藏书中挑选了不少,“以三千金捆载以去”,也就是说两次大宗交易一共化了5300多元。
傅增湘在《腾笑集》的跋文中这样说:
书友李宝泉南下访书为言:虞卿年逾六十,生平喜收书,于乡先生撰述搜访尤勤,多得精钞秘校本,宝泉以三千金捆载以去,濒行,主人避面不出,诇之,则独坐空堂,向壁饮泣矣!昔牧斋跋宋刻两汉书谓:去书之日,殊难为怀。有李后主去国挥泪对宫娥之慨。若忻君者,嗜书如命,宜其凄惶惜别,情不自禁矣!其后宝泉载书北来,余略取畸零小帙,其余若全谢山五校水经注稿本,管子湘手钞群书数十册,皆以归之天津图书馆,使得公诸当世,传之久远。庶足少慰虞卿生平搜采之雅意耳!偶忆旧事,附志于此。
由此可知,藏书家忻宝华在基本卖尽藏书后,再也不忍见书,连为买书人送行也不愿意了,这种凄凉的感情,傅增湘十分理解,所以他写了钱谦益(牧斋)的几句话,表示藏书家失去书如同李后主亡国,文中以爱书人之情感对忻宝华嗜书如命而卖书的情感深有感触,也表示忻宝华藏书“归之天津图书馆,使得公诸当世,传之久远。”也对忻宝华稍有安慰。
傅增湘的《腾笑集》跋文中言“偶忆旧事,附志于此。”可见第二次卖书并非他写跋文的“岁在壬午(1942年)”,以我之见,忻宝华藏书两次卖书的日期应不会相隔太远,应在辛亥前后,当时他已年过六十,几年前,他还为續修朱彝尊的曝書亭及竹垞太史祠堂集资操劳,或因此事让他负债而不得不出卖藏书,使續修工程在卖书后三个月得以完工。或者还因别的用途急需钱,总之这两批书都由傅增湘之关心而进入天津图书馆,朱彝尊的《腾笑集》则藏入傅增湘家,在傅增湘死前捐入北京图书馆。
同样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藏有朱彝尊无格钞本《介石斋集》一册,明朱国祚撰,每半页十一行,行二十一字,封皮《介石斋集》下有“选入明诗综”五字。钤有“瞿氏思补斋珍藏”白方印。书内夹有“竹垞手抄诗一本”签条。有“彝尊私印”、“竹垞”、“瞿康侯读书记”、“嘉兴忻氏”、“景潮”、“嘉兴忻氏曾藏”、“籁盫曼士鉴藏”、“虞琴经眼”、“韩熙私印”、“嘉兴忻虞卿氏三十年精力所聚”诸印记。这本书也是忻宝华藏书,而且它是朱彝尊所抄,并钤有朱彝尊的印。
在忻宝华藏书中除钤有“嘉兴忻氏”、“嘉兴忻氏曾藏”等印外,还有一方印最好认,就是那方“嘉兴忻虞卿氏三十年精力所聚”的白文印,前些年拍卖会上还出现过钤有这方印的书,可见忻宝华藏书除藏入天津图书馆外,还有一些散在民间。
而从“嘉兴忻虞卿氏三十年精力所聚”这方印,还可知忻宝华藏书的书目《澹庵书目》,即是他三十年精力所聚的结晶。《澹庵书目》现藏在日本,我们已获得《澹庵书目》的影印本,整理后将把这本书收入《忻氏文献丛书》。
由查访忻宝华藏书的详情,嘉兴谭新嘉的年谱《梦怀录》中的一句话又引起我的好奇,这句话说“王店忻虞卿丈宝华(其第二子余族妹倩)欲售藏书”,妹倩者,妹夫也。难道忻、谭两家有联姻?忻宝华竟有两个儿子?他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因为嘉兴谭家也是嘉兴望族,谭新嘉的八叔即是中国著名史地学家谭其骧的祖父,谭新嘉也即是谭其骧的堂叔。谭新嘉还为谭家编过《嘉兴谭氏家谱》和《嘉兴谭氏遗书》。我希望能从《嘉兴谭氏家谱》中找到忻家信息。
在上海图书馆找到那六本《嘉兴谭氏家谱》,查知谭新嘉是嘉兴谭家的十八世,他有个十七世族叔叫谭日昌,字文如,号鉴三。这位文如公无子,但有六女,长女适张绍忠,次女即适忻家。由此而知忻宝华第二子即我们查找已久的嘉兴忻琳,谱上说得很简单:“次适忻户部主事名琳”。而我们原知:忻琳,嘉兴监生,度支部主事。度支部原称户部。由此我们也知道王店两个忻家的西边“忻家大房子”即应是忻宝华家,他的儿子在北京当官,书香门第,略有薄产,这也符合当时的经济状况。而因家事变故而卖尽藏书,也是情理中事,由此也可知忻琳这个管财政的户部主事在北京当京官也并不富裕。
话还说回来,《澹庵书目》上有莫棠、金蓉镜、蒋学坚等名人序跋,而忻宝华自序中有一段尤使我明白了他当时悲凉心态:“呜呼!物无聚而不散,今日吾所有之书,未必他日终为吾有,而留此一目,俾后之修郡邑志者,”由此可见他在卖书前是明白“物无聚而不散,今日吾所有之书,未必他日终为吾有”这个道理的。由聚书而售书,人生以三十年精力所聚而终有一散,也应是人生的常理。而如天一阁、嘉业堂之好运,则是超出人生常理,不可类比也!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国忻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