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彩信频道
 
论坛首页忻氏文献 → 当前帖子
 
题目:喜获《望湖楼诗草》 回复: 0 浏览: 931
^_^!
表情: 作者:忻林 时间 2016-3-5 19:30:52 序号:7963
 
  喜获《望湖楼诗草》

十多年前在初编《忻氏文献丛书》时,即知有《望湖楼诗草》一书是忻文郁所著,苦于仅知其在天津图书馆,而全国各图书馆不见著录,恐是孤本而不可一见。
后来知道嘉兴忻宝华的藏书大多售于天津图书馆,怀疑《望湖楼诗草》亦是由忻宝华藏书而流向天津。但得到忻宝华藏书目录后方知《望湖楼诗草》并不在其中,可见此书另有人藏。
前些时去北方考察张家口忻氏源流,也顺道去天津,想寻访《望湖楼诗草》。不料我那位朋友告诉我天津图书馆新馆落成后因故不能查阅古书,我深知我那位朋友的关系非凡,于是拜托他寻访《望湖楼诗草》。
三个月,意外的好消息发来,《望湖楼诗草》已请馆方扫描后发到我邮箱中。
初看之下,这部清道光十三年(1833年)刊行的海内孤本告诉我,在进天津图书馆前,曾藏天津市副市长、著名收藏家周叔弢之家。但在这本书的后封有一个北京中国书店的书价章,这本书的书价仅是三元钱。所以不知是先进周家还是先进北京中国书店?据对周叔弢藏书后来的流向分析,他身后的藏书全部捐赠天津南开大学,所以不大可能是捐赠天津图书馆,因此从北京中国书店的书价章的年代分析,此书似是在文革中或文革前由周家售给北京中国书店,而天津图书馆则从北京中国书店购入。
由于《望湖楼诗草》是清中后期刊本,作者又不是著名人士,所以此书并不为世所重,天津图书馆出版珍本丛书时也未收入此书,卷帙浩繁的清人诗文集丛书也未收录此书,《清人诗文集总目》一书也不见著录。而此书也未收入宁波的文献总汇《四明丛书》,《四明清诗略》也仅收他两首诗,《东钱湖志》仅收他一首诗,可见当时的忻家人如忻锦崖、忻江明等也未见过此书。由此也可见这本书太稀见,所见所知的人也都不多。
天津图书馆在著录时称此书三卷,实际是两卷,因此书仅一册,所以应是著录有误。
作者忻文郁,行德,名位,字慎斋,号艮山。邑庠生。这是忻家德字辈的祖先。由纪名俊所作序中可知,当时陶公山上有一座楼房,是忻文郁之父所建,这个楼就叫望湖楼。登此楼能“东望二灵双虹,西望百步高峰,南望上林福泉,北望殷湾白石。而且孤帆远影,白鸟横飞,柳堤春色,芦岸秋声,霞屿月波,辉映左右,凭楼观玩,日涉成趣,性情于是乎适焉”。这个纪名俊与忻文郁是月湖同学,忻文郁还请纪名俊当忻家的塾师,忻文郁之子忻锦澜即是纪名俊的学生。
《望湖楼诗草》卷一是杂体诗,有东湖形胜七律十八首,四明形胜七律二十首,东湖形胜五绝二首,四明形胜五绝八首,东湖形胜七绝八首,四明形胜七绝二十二首,应酬诗五律二首,应酬诗五排一首,应酬诗七律十六首,应酬诗七排一首,应酬诗七绝十六首,附录忻文郁之子忻锦澜作七排四首。共计一百十八首。卷二是试帖诗七十一首。全书合计收诗一百八十九首。
我有幸先睹为快,特别是我看到陶公山“别号桃弓状可参”时,不仅拍案叫绝,这是因此山之山峦起伏有桃弓之状。而由“镜亭朗照湖中影”,可知天镜亭应在湖边才有影可见,不然则应在山顶,如西湖边的保俶塔,有湖光塔影可见。而“天镜”是指东钱湖“四明风景数东钱,湖水澄明一镜圆。”
更有意思的是:我在书中看到忻文郁对陶公山是范蠡隐居地的见解,可知当时的忻家人还不把范蠡当自己的祖先,也不认为范蠡隐居在东钱湖。“春秋传载越呑吳,达士知几泛五湖,时异地殊迥相隔,钓矶谁说是陶朱?” 他注道:“志载范蠡隐于陶公山,钓矶在焉。不知唐宋以前钱湖未开,其所泛者乃五湖耳。”
还有一首《霞屿山》诗,可知道光时东钱湖中尚有小普陀在,只是“补陀”在诗中称“宝陀”,“五色丹霞灿碧波,湖中小屿景如何?有时荡桨呼朋往,胜入南洋小宝陀”。
读《望湖楼诗草》,不仅可领略道光时东钱湖陶公山的湖光山色,也可知当时的宁波风光。《望湖楼诗草》中有一首咏甬江浮桥的诗,让我知道当时浮桥的状况,因为宁波三江上出现的最早的桥梁为唐代兴建的东津浮桥,又名灵桥,民间俗名江桥。后来到1862年,英国商人台弗逊于宁波旧城墙盐仓门外关帝殿道头建浮桥,后移至旧城东渡门外。为与灵桥区分,前者被称为老江桥,而后者得名为新江桥。而忻文郁在1833年前所见的浮桥应是老江桥的浮桥,“桥驾大江头,牵连十六舟。凭他潮缓急,隨势作沉浮”,可知当时浮桥由十六个船背负着桥面,人在桥上过,如在船上走。“眼看来往纷纷客,宛似金鳌背上行”。“不知依着谁人力,多少行人稳度桥”。
《望湖楼诗草》中还有一组应酬诗,可见当时的人际关系,如:王溪亭太叔翁六旬、许芗林大兄六旬、袁秉直先生六旬、金梅崖叔翁七旬、寿桐初兄五旬、半塘二兄五旬、金一擎砚兄五旬、向荣伯七旬、岳父七旬、亲家喜植花卉等,由这些诗可知,当时忻文郁与陶公山边王家、许家、袁家的关系。由称半塘二兄,可知他与忻鉴(字半塘)是兄弟辈,即忻鉴也是德字辈。
时隔十多年,终于见到《望湖楼诗草》的风釆,之前已藏有忻恕的《近水楼诗稿》,还有《耆龄酬唱集》,都是珍稀的海内孤本。
还在寻觅的还有忻孝荣(忻琳)的《筠轩诗稿》,忻涵清的《镜亭书屋述遗》,忻君赞的《梦松斋文集》,忻孝孚的《萼圃诗钞》。嘉兴忻作霖的《寿萱室诗钞》,台州临海忻斌(字如山)的《周易尚象一家言》四卷,《大学成书》一卷。《韵谱字汇》十二卷,《订正周易参同契》三卷,忻与善的《逸庵诗集》等。
但愿这些书还在,但愿还有我所不知的忻氏文献能物以类聚,使《忻氏文献丛书》成为忻氏家族的传世之宝。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国忻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