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彩信频道
 
论坛首页忻氏文献 → 当前帖子
 
题目:宁波东钱湖边两个忻氏家族的考证之一 回复: 0 浏览: 1072
^_^!
表情: 作者:忻林 时间 2016-10-10 20:35:15 序号:8097
 
  宁波东钱湖边两个忻氏家族的考证之一

一、弟长于兄之疑

这件事是从读两家忻氏宗谱中发现的,但在《陶公山忻氏宗谱》中前人已有疑,因无确切证据也只有存疑。
这件事即是陶公山始迁祖端一公元配夫人生有三个儿子,续配夫人生有一个儿子,而第四个儿子忻尹观,按慣例应比三个兄长岁数小,但宗谱中却忠实记载他比长兄忻尹庄要大六岁,这一无理由的记录,也使端一公与忻尹观只差十一岁。
无独有偶,在《天台忻氏宗谱》中,也有这样一例,即是临海的忻都只娶一位陈氏夫人,生有三个儿子,长子忻天英也比次子忻天豪和三子忻天志要晚出生,三子忻天志竟比大哥大十岁。这也是无理由的记录。
这些例子的第一理由是宗谱年份在传抄编纂过程中有讹误。
而中国宗谱在传抄中的讹误一般很好鉴别,这就是人物的生卒年份是由年号和干支互相确认的,年号抄错则干支不会错。但如原稿无年号由后人据干支去补年号,则会发生错讹,但这种错讹的可能就是以天干抄错一错差十年或二十年,以地支抄错一错差十二年或二十四年,如此分析,还有字型接近的抄错,如乙和己的抄错,则会因乙丑成己丑而相差更大,从六十干支表可见,也要差二十四年,这也是很难巧遇的事。编得更详尽的谱还会标明多少岁数,这样也可避免抄讹。
另外,如有娶妻记录还可用其妻生卒年份来核对,一般元配夫妻年龄相差十多年的也很少,核对干支也可发现错讹的可能性。
另一个理由即是忻尹观之母包氏夫人是再嫁给端一公,所以这个隨母而来的儿子岁数会比其长兄忻尹庄要大六岁。这样,就有血统上的三种可能性了,一是非端一公忻氏血统。二是非忻氏血统。三是非端一公的其他忻氏血统。
第一个可能性是非端一公忻氏血统,这是以宗谱记录无误为前提去推理的,即忻尹观是隨母而来。
第二个可能性是非忻氏血统,即包氏夫人所生的忻尹观原不姓忻,无忻氏血统。
第三个可能性是非端一公的其他忻氏血统。即包氏夫人所生的忻尹观其本生父也是忻氏族人。只是这个忻氏族人是在东钱湖边生活的另一支忻氏家族的人。此家族对端一公家族有恩,而端一公为报恩而接纳包氏夫人和忻尹观。这有恩报恩之事就涉及后文提到的天赦太祖之事。
这第三个可能性的证据有二条:
第一个证据是忻尹观除本人入端一公房有“尹”字辈排行外,其子孙有五代都不和前三房用统一排行,而直到第七世才用“应”字辈排行与前三房统一。
第二个证据是前三房兄弟都葬南庄大枫树下或东、或西、或中,而忻尹观独葬南庄岙底山脚花栏土,他死时他的三哥已死,而大哥和二哥还在,四兄弟中独有他未葬在一起,是否也另有原因?原因之一可能是南庄岙底山脚花栏土是忻尹观本生父的祖墓。
我所做的推测只是为了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相信这个初步的分析会随着一些证据的陆续出现而逐渐完善。

二、应与忻联姻之疑

现在看到《湖下应氏宗谱》,见到有应家湾的二十世应思广,生于明永乐十九年(1422年),而当时陶公山的忻颛(端一公),生于洪熙元年乙巳(1425)年,与他仅差三年,应是同时代人。
应思广的孙子应钦(二十二世孙)娶的是忻氏,生有一个儿子应望。而在当时,《陶公山忻氏宗谱》中只记载端一公有一女儿忻氏,嫁薛家山陈氏。此女从宗谱上看,应是包氏夫人所生。
端一公的“子”字辈孙子中共有十六人,孙女只有两人,一嫁姜山陈,一嫁史家墓史,无女嫁入应家。
同时还查了端一公胞弟当时应在邱隘的忻顗(端二公)的梅墟忻氏宗谱,他的子字辈孙子有四人,无孙女。四人之一的忻子成返回陶公山定居,史称“也二房”。因此可初步确认嫁入应家的忻氏不是端一公和端二公的后代。
由此可知当时陶公山还另有一支忻氏居住,他们家的后代孙女成了应家二十二代的夫人,生有一子四孙,后无记录。
而在《湖下应氏宗谱》中还有一个有明确年份记载娶忻氏的是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甲寅正月六日生的应炳,他是应家二十五世孙,而这个忻氏是嘉靖三十六年(1557)丁巳三月十三日生。离端一公生年约130年。由于现在《陶公山忻氏宗谱》尚不全,所以还未能确定她是忻氏老二房的哪一个女儿。
总之,我们从现有资料中已可判断应钦(二十二世孙)娶的是忻氏应是东钱湖边另一支忻氏家族的人。

三、天赦太祖之疑

由此也可推测如包氏夫人嫁入端一公房之前也嫁过忻家,这就又牵出另一个尚不为人知的天赦太祖故事了。
在《陶公山忻氏宗谱》中的老大房中有一件事是每年要祭祀一位天赦太祖,并有专用田亩供祭祀费用。这位天赦太祖不在宗谱中,又不列别的姓氏,可见也是忻氏,而从老大房每年必祭,可想而知这位天赦太祖地位之重要,应是一位对陶公山忻氏有恩之人。由这位天赦太祖联想嫁入应家的忻氏夫人,可知当时陶公山或东钱湖边应确有一支忻氏居住,端一公之曾祖胜道公,他生于洪武三年庚戌(1370年),曾首次来到陶公山居住过,而此时那支忻氏的“天”字辈人物忻天赦,曾接待过胜道公,并助他定居过一段时间,于是宗谱中会有每年祭祀天赦太祖这件盛事。
在《天台忻氏宗谱》中是有“天”字辈人物的,在临海的有忻都之子忻天英(字汉雄)、忻天豪(字汉俊)和忻天志(字汉杰),在天台的不以“天”字排行,用“汉”字为字排行,于是有忻资福(字汉景)、忻资美(字汉仪)、忻资真(字汉完),也都是“天”字辈人物。这六位“天”字辈人物,最早生于1265年,最晚卒于1359年或更晚些,这距离生于1370年的胜道公时隔不远,因《天台忻氏宗谱》中还有一篇《图纪外传》,记载未迁去台州的原住东田湖边忻氏家族,排行到“宏”字辈,即相当于《天台忻氏宗谱》中的忻都(字宏勋)。由《图纪外传》只排到“宏”字辈,而这时的“宏”字辈有娶妻而无后嗣记录,我认为这应是比较可信的元代以前的忻氏老谱。
同时也因为恰好缺了“宏”字辈的下一代“天”字辈的记录,我想这或许正好印证了当年那个偷谱的传说,被偷去的是“宏”字辈以前的那一本,留下的那是有“天”字辈的部分。当然那个偷谱的传说与端一公这一支无关,应是与原住东田湖边忻氏家族有关。因后来原住东田湖边忻氏家族中的人或迁走,或融入陶公山忻氏家族,于是我们也还未见到他们的家谱。

四、东田湖与东钱湖之疑

我原来因怀疑天台宗谱中东田湖与东钱湖有讹字,再加上范蠡后代之疑,认为东田湖不一定在宁波,或许是德清的东田湾。后来又从东钱湖边另一姓氏的宗谱中知道东钱湖又叫金钱湖,更为让我惊奇的是,东钱湖确实又叫东田湖,这也是在《湖下应氏宗谱》中记着的,“应会彩,娶史氏,合葬东田湖茶亭下半山”。由此也可再次为原住东田湖边忻氏家族提供一个证据,也说明天台忻氏由东钱湖迁去是可信的。
另外在《湖下应氏宗谱》中记载,应氏始迁祖“应彪字德彰,唐穆宗长庆三年癸卯为明州刺史(一作元年辛丑),即创始灵桥崇祀于平政祠者也。公本贯台州,自官明州后始居鄮县翁洲。” 应氏这支是从台州迁来,而鄮县翁洲,即是现在的定海,唐时设翁山县,宋时设昌国县,到十五世应(彳繇)迁鄞县东湖,所居称“应家湾”,所以应氏宗谱认为“殷湾”应为“应湾”。应(彳繇)墓葬平水堰下洋金钩漕,即宗德庵后祖墓。他有两个儿子,分前族、后族,后族祖应泗迁居父之墓側,名湖下应,即现在的下应。由《湖下应氏宗谱》中的一些地名,确实可以让我们去核对古人的一些地名有其真实的来源,现在改用今名,也有一个说法,但只有明白不同的说法,才不会混为一谈。
又如东钱湖边有名的绿野岙,有一本家谱写作“落夜岙”,我想这可能是更早更俗的一个地名,当迁居的人多了,才会改一个有点诗意的地名绿野岙。
由此也说明有些宗谱中的记载,只要还有证据可找,还是可以还原历史的真实的。

研究了两家忻氏在陶公山居住的状况,所以在编写宁波忻氏史时,我认为应该把原住东钱湖边的忻氏家族称为“前忻氏”,他们的后人现在还在台州居住。把现在居住在陶公山边的忻氏家族称为“后忻氏”,这是为了便于叙述两支不同来源的忻氏家族历史,让后人理解这个区别的史实。同样,在编写台州忻氏史时,也有个“前忻氏”和“后忻氏”的区别,这将在另一篇考证文章叙述。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国忻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