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彩信频道
 
论坛首页忻氏家谱 → 当前帖子
 
题目:陶公山忻氏本仁堂史 回复: 0 浏览: 120
^_^!
表情: 作者:忻林 时间 2019-4-3 22:54:56 序号:8401
 
 
陶公山忻氏本仁堂史

忻 林

陶公山忻氏始迁祖为忻胜道公,他的曾孙忻颛隨曾祖父住陶公山。忻颛字端一,所以尊称为端一公。因为他有四个儿子在陶公山兴家立业,繁衍发祥,所以端一公被尊为陶公山忻氏始祖,即一世祖。
端一公的四个儿子中,第三个儿子忻尹通,字达观,号福山。生于明正统十年乙丑(1445年),卒于弘治十八年乙丑(1505年)。娶妻吳氏,生有六个儿子。在父亲端一公逝世三年后,尹通公也去世了,他是四兄弟中最早去世的,当时他六十一岁,安葬在东钱湖边南庄岙大枫树下中陇。十年后尹通公二兄尹海公逝世,安葬在大枫树下东畔。后来又过了一年,尹通公长兄尹庄公逝世,安葬在大枫树下西畔。

尹通公的六个儿子是长子忻子鲸、次子忻子象、三子忻子虎、四子忻子全、五子忻子聪和六子忻子顺。
长子忻子鲸,生有三子一女。但三个儿子中,长子忻广肆只传了八代,至思字辈两个儿子夭折,这一支就没有了后人。次子忻广五,只传了二代也没有了后人。三子忻广肖,也生了三子一女,但除长子传至礼字辈,其余两个儿子都在明清之际因人丁稀少而没有了后人。
不过忻广肖后人中有七世孙忻君法,在清康熙年间因尹海公下二房淮房忻耀珩无子而出继到淮房。我们现在无法看到尹海公下淮房宗谱,所以不知忻君法是否唯一的一个出继者,如是则可知这是三房继至二房淮房最早的人,也就是现在的淮房后人实在是三房忻君法的后人。
次子忻子象,生有二子四女。他是最早葬在黄菊花岙黄泥岭覆掌的忻家人,以后有他的长房长孙四代人都安葬在此。
他的长子忻广杰,生三子三女,后称大边派,三个儿子按排行称隆一、隆二、隆三公派,这一支人丁发展是兴旺的,除三子忻偕(大边隆三公派)人丁稀少外,长子、次子都传到民国年间有元字辈后人,也就是完整传承了十六世。
我们现在可见的忻广杰次子忻侃(大边隆二公派)支谱中有忻鼎浩房谱,可知已传至十八世。
其中长子忻广杰一支中大边隆一公派的忻思捷在康熙年间迁居咸祥,这是三房中较早外迁至咸祥者。后来其侄孙忻孝先也迁居咸祥。同时,大边隆二公派的忻君徐一支也迁居咸祥,后人也大多与咸祥朱氏联姻,一直到清末民初,这一支生活在咸祥大嵩一带,人丁兴旺。
忻子象的次子忻广预,生三子一女,后称小边派,小边派的金字排行三兄弟分孟、仲、季三房,这三房子孙后来成了本仁堂三房的中坚力量,在明代至民国的三房近万人口中占九千人左右。
忻广预的长子忻偁,即孟房始祖,生四子一女。又分元、亨、利、贞四房。
孟房的元房祖忻栋生三个儿子,又分天、地、人三房。
但是地房祖忻滔没有生儿子,于是把天房祖忻沧的第二个儿子忻应凤入继,使地房派后继有人。所以说天、地两房的本生父亲都是忻沧。
可惜地房派的人口也不多,传至成字辈,约在清道光年间就没有了后人。这一支一共只有五十四人。
人房祖忻溪,行廿一,就是孟元房下的廿一房之祖,他住的地方,后来子孙繁衍,大家就称之为廿一房。他生三个儿子,分校、序、庠三房。校房祖忻应麒生了三子一女。三个儿子又分敬、信、悦三房。序房祖忻应麟生了四子一女,这四个儿子没有房号。庠房祖忻应豸生了一子一女。人房一支的人丁也颇为兴旺,谱上可见有一千多人。
孟房的亨房祖忻柱,生了五个儿子,分仁、义、礼、智、信五房。
而仁房祖忻淇排行乾六,所以乾六房应是指忻淇一支。
同样,义房祖忻澳排行乾九,所以叫乾九房。他的第二个孙子忻遵祖,生五字二女,是康熙四十六年修谱时的作序者。
忻遵祖的第三个儿子忻君畴住在薛家山,这一支人丁兴旺,至今在薛家山还居住着他的后人至尚字辈共十一世。
这一支中有忻成林娶大堰头戴氏为妻,戴氏的侄子戴廷佑就是陶公山下有名的拔贡书生,为忻氏宗谱写过不少文章,也为鄞县内不少家族修谱和写序。
礼房祖忻沛排行乾十,所以叫乾十房。忻沛生于明嘉靖己未年(1559年),他继娶咸祥朱氏为妻,所以他应是明代与咸祥朱氏联姻的第一人,也算是忻氏与咸祥朱氏联姻的第一人。
智房祖忻浥排行十九,所以叫十九房。信房祖忻满排行廿五,所以叫廿五房。只是这两房子嗣不多,十九房仅三十一人,廿五房只有四个人。
孟房的利房祖忻枢,生了三个儿子,分孝、悌、慈三房。
孝房祖忻灈,排行十四,所以也叫十四房。他长寿八十三岁。他生了两个女儿,无子就让弟弟忻液之长子忻应燧入继为子。所以也可说利房下孝、悌两房的本生父亲也都是悌房祖忻液。
忻应燧入继孝房后,生五子一女,五个儿子分宮、商、角、征、羽五房,这五个儿子至民国时共留下后人一千多人。
孝房下分房较多,宫房下有两个儿子先分祯、祥两房,祯房下有三个儿子又分天、地、人三房。祥房下生了四个儿子,分日、月、星、辰四房,月房下生两个儿子,又分埙、箎两房。埙房生了四子,一个儿子夭折,三个儿子又分松、竹、梅三房。星房下生三个儿子,又分诗、礼、乐三房。礼房下生了四子,一个儿子出继,三个儿子又分兴、立、成三房。辰房下生三个儿子,又分风、雅、颂三房。
再说商房下生了五个儿子,分恭、宽、信、敏、惠五房。宽房祖忻晋锡三世单传,有一个孙子忻孝凤,字廷桂,只是他生了一女,没有儿子而由恭房祖忻永锡之曾孙忻德禄入继,但恭房仅有两个曾孙,一个忻德福不娶而使恭房无后,一个忻德禄出继到宽房忻孝凤下也不娶,这样恭、宽两房因此无后。
敏房祖忻禹锡生三子两女,三个儿子分福、禄、寿三房。福房祖忻思忠生四子,又分东、南、西、北四房。
禄房祖忻思位生两子两女,两个儿子分恒、泰两房。恒房忻德懿生一子两女而无后。泰房忻德徽之孙忻成九生三子五女,三个儿子分松、竹、梅三房。
寿房祖忻思行之子忻孝礽生两个儿子和、合两房。和房忻德新生六子一女,又分智、仁、圣、义、中、和六房。其中圣房忻自性又生五子一女,又分公、侯、伯、子、男五房。而合房忻德森生了四子,次子忻自达不娶而卒,所以三个儿子又分爵、齿、德三房。爵房忻自超之子忻涵清,生三子三女,三个儿子又分兴、立、成三房。德房忻自述之孙忻礼立生两子一女,两个儿子又分日、月两房。日房生四个儿子,分荣、华、富、贵四房。
商房第五子惠房祖君字辈忻元锡的后人中元字辈有忻一义、忻再义、忻重义三兄弟在上海生活,都是有名的数学教师。
角、征、羽三房的后人不多,角房至德字辈五世而止。征房传至礼字辈仅有三子。羽房祖忻耀釆不娶无后。
悌房祖忻液,他生两子一女,长子出继孝房,次子忻应烨负起了本房传承之责,幸亏独子忻耀基生了四子一女。四个儿子,分文、行、忠、信四房。文房传至民国时的元字辈后人共有八世。
慈房祖忻灌生了三子一女,三个儿子分天、地、人三房。
孟房的贞房祖忻栉,生三子两女,三个儿子分性、道、教三房。
性房祖忻帨甫生两子一女,这个耀字辈女儿嫁入奉化晓晖亭单家,丈夫是当广东阳春县知县的单九翔。这是三房一族中第一个知县女婿。
道房祖忻淑生五个儿子,分金、木、水、火、土五房。其中水房忻应炜生八子一女,八个儿子又分乾、兑、离、震、巽、坎、艮、坤八房。离房忻耀身的曾孙忻孝荣生五子三女,第二个儿子忻德铭出继,四个儿子又分位、禄、名、寿四房。火房忻应荣之玄孙忻孝政生四子一女,第三个儿子忻德江夭折,三个儿子又分亥、卯、未三房。亥房忻德植生三子两女,三个儿子分才、丁、秀房。卯房忻德琦生三子三女,三个儿子分松、竹、梅三房。
三房的道房这一支中在清代出了一支文人家族。
离房祖忻耀身生了三子一女,第二个儿子忻君魁的次子忻思绍是康熙时国学生,他生了四子七女。
忻思绍长子忻孝荣,号碧筠,也是国学生,著有诗集《筠轩诗钞》。他生有五子三女,娶了两位夫人都是下应应氏,续娶应氏还是嘉庆时举人应湘之妹,生了四个儿子也都是邑庠生。
忻思绍次子忻孝孚,也是国学生,著有诗集《萼圃诗钞》。
忻思绍三子忻孝瞻,无子以忻德铭入继,这个忻德铭也就是忻孝瞻长兄忻孝荣的第二个儿子。忻德铭另有一个名字叫忻鉴,号半塘,著名的《钱湖十景》诗就是他先写的,他还编有《陶麓时賸》二卷。他也参与道光年间修纂忻氏宗谱,写有跋文。忻鉴生三子两女,第二个儿子忻自淑,字泗水,号小塘。他也是邑庠生,和宁波最后一位状元章鋆是同学,因他在同治年间主修忻氏宗谱,所以才能请到章鋆为忻氏宗谱写序。
忻思绍的第四个儿子忻孝怀,字楚亭,号莪园。他也是国学生,著有诗集《莪园诗钞》。他生有七子一女,七个儿子分师、傅、保、凝、丞、辅、弼七房。其中凝房忻德钜生了三个儿子,又分夏、商、周房。丞房忻德铻生了四子二女,四个儿子分兰、荷、菊、梅四房。菊房忻自洙,名学泗,也是同治年间修忻氏宗谱的主修者,为老三房宗谱的完善奠定了基础。弼房忻德锵生两个儿子,分祯、祥两房。
忻思绍的长女(孝字辈)嫁到舒江岸张家,丈夫是乾隆举人张武载,生一个儿子张燮,他当过於潜县学训导、海盐县和桐乡县的教谕,也为道光时忻氏宗谱修谱写过序文。由序文可知,他从小在舅父碧筠公的霞映楼读书。他和碧筠公之子忻鉴为姑表兄弟,但他在另一篇寿文中又称忻鉴为吾甥,可见当时还有一位舒江岸张家女儿嫁到了忻家,使张燮既是表兄弟而又有表舅的身份。
教房祖忻涫,迁居高钱,称高钱行派。他生六个儿子,长孙忻耀彤,写有一篇《东湖赋》,是忻氏宗谱中唯一写东钱湖的赋文。
仲房祖忻俦,生了一子一女。儿子忻廷美又生四子一女,四个儿子分贤、良、方、正四房。
良房祖忻逢选生四子一女,他的长房曾孙忻君捷,博览经史,康熙年间宁波府知府李嘉奖他,送了一块匾额,上书“盛世儒宗”四字,挂在他家门上。
良房下至忻孝修时生七子一女,除三子忻德厚和七子忻德贤不娶外,五个儿子分恭、宽、信、敏、惠五房。其中敏房忻德康生了六子,六个儿子分博、厚、高、明、悠、久六房。惠房忻德昭又生三子,三个儿子分松、竹、梅三房。
方房祖忻逢春生六个儿子,分尧、舜、禹、义、中、和六房。其中尧房祖忻时章的玄孙忻孝宗迁居咸祥,生了三个儿子,分性、道、教三房。
方房的尧房下有忻思忠一支也迁居咸祥,与朱氏联姻。
方房的中房祖忻时泰有孙子忻君金迁居定海橄榄岙,他生了两个儿子,长子忻思潢人口不多,至自字辈忻自丰出家入普陀山为僧,这一支就没有了后人。现在橄榄岙的忻氏是忻君金次子忻思汉的后人,在整个清代二百多年中,从思字辈到贤字辈共八世,有一百多人。
正房祖忻逢进是明代礼部儒士。
季房祖忻份,生了两子两女,两个儿子分左、右两房。
左房祖忻楧生了四个儿子,分中、正、方、圆四房。
长子中房祖忻凤冲没有生子,以弟弟忻凤池长子忻应燿入继,所以中房后人的本生父亲也是正房祖忻凤池。忻应燿这一支传至清末已有元字辈后人。
正房忻凤池生了五个儿子,长子忻应燿,出继忻凤冲。次子、三子各生了一个女儿。
第四子忻应焕娶了北京马氏为妻,迁居北京后生有两个儿子,八个孙子,这可能是陶公山忻氏最早在北京定居的一支,也可能是北方忻氏中一支的先祖。因忻凤池生于明嘉靖四十年辛酉(1561年),所以他的五个儿子约在明代万历年间出生,已知他的第五子忻应熜生于万历二十壬辰年(1592年)。卒于崇祯十一年戊寅(1638年)。由此可推知忻应焕也应生于万历二十年壬辰(1592年)之前,由此也可推测他们后人的生活时间。
于是,第五子忻应熜则成了正房唯一的传人,而从宗谱中可见,这一支传至自字辈后进入钱堰史家成为舅家的义子,他们就成了史家的后人。
方房祖忻凤沼,行水廿一,也即是陶公山有名的季房下廿一房之祖。这一支人丁兴旺,由明代水字辈至民国初贤字辈共十二世,约三百人。
圆房忻凤瀛无子,一世而止。
右房祖忻枓生两个儿子,分金、玉两房。
金房祖忻凤涞生七个儿子。
在忻凤涞长孙忻耀敏的第四个儿子忻君信时迁居台州黄岩,他生了四个儿子,由于三个儿子葬在黄岩,次子忻思琦葬在东钱湖边,可见忻思琦一支又迁回了陶公山下。只是三个在黄岩的儿子有两个无儿子传承,第四个儿子忻思璠四世单传,到忻自瑞后系止。
不过,忻思璠的小女儿嫁入太平县泽国戚家,丈夫是乾隆进士、河南涉县知县、宁波府学教授戚学标。这是三房一族中第二个知县女婿。
在德字辈时还有忻德沣和忻德鸿两支在嘉庆年间迁居定海城。
金房还有忻凤涞长孙忻耀敏的第五个儿子忻君赞,号筑岩。乾隆十五年庚午(1750年)以忻作霖之名考充恩贡。他著有《梦松斋文集》。生有四子二女,次子忻思玙,字东帆,名澐涛,也是乾隆四十五年修谱时的写序者,还为好几位先祖像写了像赞。
三子忻子虎,生有一子三女。至孝字辈系止,仅传十世。
四子忻子全,生有一子。至水字辈仅存两个儿子而无后人,五世而止。
五子忻子聪,生有一子四女。至耀字辈系止,仅传七世。
六子忻子顺,生有一子三女。他的儿子忻广正生了三子两女。
长子忻仁,行金十五,应是十五房的房祖,但无子,以忻乘兼承。
次子忻佑,行金廿一,但三世而无子,后两世者至忻耀宏,忻耀宏是忻乘曾孙,再承至忻成栎,竟一直是七世单传,后三世还是入继兼承。
三子忻佶,排行也是金十五,长子忻乘兼承长兄忻仁。或因忻仁无子,而兼顶十五房之名。这一支到民国有自字辈后人,共传十世。
在耀字辈有忻耀贵迁居栎斜,到曾孙忻孝顺时携子忻德明、忻德霖又移居西应。
到思字辈有忻思礼迁居咸祥,他的孙子忻德澄、忻德漳兄弟住咸祥独山,都娶朱氏为妻。
三房本仁堂在四个兄弟中,发展是比较快的,特别是其中孟、仲、季三房,人口尤其多,据宗谱中说,二房亦政堂中以江房人口最多,而三房本仁堂则孟、仲、季三房占人口最多。

在忻氏宗谱中,端一公的四个儿子各有堂号,据道光时三房忻鉴写的《四如堂记》说,长房听彝堂,聪听祖考之彝训。二房亦政堂,传孝友之家政。三房本仁堂,为仁之本乎孝弟。四房竹介堂,毋介然不群,有筠之竹箭。合四房之堂而名之,则是端一公之堂,颜之曰四如堂。
所以陶公山忻氏分四个堂号是在道光前才定下来的,忻鉴说的一个原因也佷简单,因为端一公逝世后在墓之旁建有一堂,当时称老祖堂,后来想扩建厢房,但还没有建造时遭了火灾,重造之后挂匾就叫四如堂,意思是四房之后人能做到各如其堂名者,则祖堂之神魂自安,不必再另立主名了。
宗谱中对各个堂都有堂记,大多是在道光十二年修谱时写的。唯有三房本仁堂的《本仁堂记》又作本仁堂祠记,是嘉庆九年(1804年)时由陈濬写的,陈濬在嘉庆九年(1804年)时三房祠堂设私塾当老师,他说本仁堂的祠堂建于乾隆三十九年甲午(1774年),由忻澐涛(东帆公)等人卜地创基建造的,当时建堂就叫本仁堂,意思孝弟为仁之本,这是《论语》中说的。
陶公山忻氏宗谱在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遇灾失谱,于是在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有忻廷桂复修宗谱,也叫创谱。但忻廷桂在序中只说“吾宗自唐宋以来”,无法表示源出何处,可见传说和文献在当时都没有忻氏出处的信息。
万历三十二年忻廷桂创谱之后,在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和道光十二年(1832年),陶公山忻氏又修过三次谱,所以这四次修谱都是四房合族修的谱,有十二册之多。
道光时陶公山忻氏合族修谱,称之为道光十二年壬辰(1832年)谱,实在是自道光十一年辛卯(1831年)至道光十四年甲午(1834年),共修印了四年,所以谱中有壬辰年序,也有甲午年跋。这是自乾隆四十五年修谱后隔五十多年之盛事,修谱的办公地就在三房本仁堂祖祠,也就是现在可见叫老祠堂和三房本仁堂的五进大屋,后来成了粮站。从几次合族修谱的序跋中可见,在康熙四十六年、乾隆四十五年和道光十二年这些修谱工作中,三房的忻遵祖、忻澐涛、忻鉴都是主修者。
后来宗谱在咸丰八年(1858年) 因史致芬事而遭焚毁残缺,所以隔了三十多年急于修新谱,而当时原说四房修谱不宜分开,要修一起修。但大房听彝堂当时无钱修谱,二房当时忙于修祠堂还未完工,所以议定三房先行修谱。
所以同治六年三房先修谱时,已是忻鉴的儿子忻小塘、侄子忻学泗主修了。又因三房当时已有族人散居舟山橄榄岙、大嵩、咸祥、虾壩岱等地,他们外出调查,十分辛苦。三房先修完工后,大房和四房也请三房的忻学泗去修谱,在光绪元年乙亥完工。二房人多族繁,到同治十三年时,二房亦政堂也请宁波大儒、《鄞县志》主修人、忻家外孙董沛来主修亦政堂支谱,到光绪元年乙亥支谱也吿完工。于是这一年中,陆续修成了三部光绪乙亥支谱。
道光时四房合族修谱,称为四如堂宗谱,封面贴签为《鄞东忻氏宗谱》,一共分四卷,但有十二巨册。到同治六年后各房分修时,署名各标分派支祠,如老大房称忻氏听彝堂支谱等。各房人口益增,卷帙也就更多。老大房人口一直不多,几次分修的册数一直是四册。四房人口也不多,所见也是四册。三房因未见记录和实物,只见同治后一届的民国八年谱共有十二册,以此可知同治时的谱也应在十册上下。而董沛主修的二房光绪谱则有二十三卷,内容丰富而受当时修谱者的称赞。也可见二房人多,则册数也不会少于十二册。
分房修谱后,修谱时间就不拘泥于一时了。光绪二十年甲午(1894年),三房本仁堂又再次修谱,光绪二十一年乙未(1895年),二房也随之续修,二房十五世孙忻景藻主修。光绪二十三年丁酉(1897年),老大房仍请忻学泗主修。后来四房修谱,也请忻学泗主修。
辛亥革命后进入民国时代,虽有些房距上次修谱不满二十年,民国三年甲寅(1914年),这次是二房领先修谱,序是前清进士忻江明所写。
四年后,三房也在民国七年秋续修新谱,请前清拔贡戴廷祐主修。序中还表示“吾族渔户惟本房较盛,近来渔业发达,满载而归”,请戴廷祐的原因还因为他自北京回乡,当了十年渔业董事,与渔民关系很近,戴家与忻家仅隔一岭,世联戚谊。所以又是在本仁堂开局修谱,当时三房已有一千三百多人。
一年后的民国八年春,老大房也请戴廷祐主修新谱,秋天谱成。同年夏天,四房也戴廷祐主修新谱,四个月后谱成。
民国二十年辛未(1931年)秋,距上次修谱不满十八年,二房又开始修谱,忻汰僧主修,引进了新思想,增进了新内容。这次老大房、三房和四房都没有修谱。
到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临近抗战胜利时,老大房重修新谱,由忻启陶主修,修了四个月,谱成之日抗战胜利,拜告家庙,行礼进谱。
而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七月时,三房祠堂东北角却因台风袭来损坏墙梁,所以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修祠之后再议修谱,忻启陶主修,推十六世孙忻礼营负责,收谷两万斤供修谱之用,其中孟房认六千斤,仲房认二千斤。因此在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终于修成新谱。
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四房聘忻启陶续修新谱,他在序中说“老二房最繁盛,老三房次之,老四房虽较少,亦可与老大房相颉颃”,并说“修谱之难在今日之老四房其难有更甚者。老四房后裔世守故居者不过什之一二,而散处于沙家山、张迈岭以及异郡别邑者,户口较多。”
这样,忻氏最后一次修谱之事过了七十多年,我们现在可见到完整的三房宗谱是仅现藏于宁波天一阁的民国八年刊本十二册,还有现藏于陶公山忻氏宗祠的老大房自光绪二十三年至民国三十四年三套完整宗谱。其余都是残本和零本。
所以我们有幸来讲述本仁堂的族史,主要也是依据这套民国八年的本仁堂支谱。

在三房宗谱中有一些诗文,保存了珍贵的三房家族史料,现在我们择要记下一些人和事,可见当时发生的一些故事。
君字辈有孟利孝商房下的忻禹锡(告功公),生活在明末淸初之际,清康熙时进士仇兆鳌在康熙丁亥年(1707年)为他写过一篇《告功公六十寿序》,说他习陶朱之业,居积致富。兄弟五人分恭、宽、信、敏、惠五房,待长兄忻永锡如父,与其兄忻天锡(圣跻公)以耕稼佐诵读,兄弟感情很深。并希望康熙皇帝南巡时能对告功公一家旌表门闾。
思字辈有孟贞道火房下的忻思聪(圣临公),他读书二十多年而屡试未中,于是转学医学,用以济人寿世。有一个传奇故事是他当医生之初出外在慈溪赭山,时逢退潮而船停不动,好像船下有物阻挡,他推篷俯手摸到似鳞非鳞的东西,还有一股腥气沾手。后来他领悟这是赭山老龙,以后与人诊脉,触手病愈。康熙甲午年(1714年)他开了益寿号药铺,成了百年老店,他的儿子炳文公、孙子手三公、曾孙士可都跟他学医,可谓良医世家了。
孝字辈有孟贞道水房下离房的忻孝荣(碧筠公)、忻孝孚(萼圃公)和忻孝怀(楚亭公)兄弟,这兄弟三人都是国学生,读书理财,不几年盖屋建堂,家声振起。对中举之事也不在意了,有空则考经论史,相互琢磨。数十年来足不履城市风月,时而端居静坐,屏除浮嚣之气,时而吟咏诗文,抒其性灵,各写了一部诗集,《筠轩诗钞》、《萼圃诗钞》、《莪园诗钞》,现在已成世间绝唱。生活在乾隆嘉庆年间,能这样也算是太平盛世了。
而楚亭公娶的石氏夫人则更是出色,她知书善医,生了七个儿子,分师、傅、保、凝、丞、辅、弼七房。第五个儿子忻德铻,字秉之,号昆玉。石氏尤其钟爱,所以教他岐黄之书,昆玉公遂成国手。他医德甚好,只要有请,不辨亲疏,不问远近,不计利害,如有风雨,朝夕敲门也不推辞。遇到有病而无医药费者,他也赠送囊中丹药,也不吝惜价值高的参朮之药,而且还不让吃药者知情。上塔山庙年久失修,昆玉公急公好义,集资修造,不数月而落成。他生有四个儿子,学泗公即是他的三子。昆玉公在乡间名气很大,逝世后湖滨父老都津津乐道他的故事,外地有人来游东钱湖,摇船的人会遥指三甲岙说这是昆玉先生之墓。他的第二个儿子忻自澄(灵川公)也随父学医,得力于家学,恂恂儒雅而没有江湖气。
德字辈有孟贞道房下离房的忻德铭,就是有名的忻鉴(半塘公),十五岁时母亲逝世,而叔父望屺公又无后,所以入继到叔父家。这里他本生父碧筠公家道中落,于是他请入继之母曹氏借贷支持,自己又出外当塾师,帮助家中四个兄弟。尽管是增广生,名秀才,学问甚好。但他考举人之路不顺,境遇坎坷,应试十多次而未中。不过他还精于风水之术,晨夕研究,有不少人来请他看墓相宅。他心气和平,而言论果决,所以邻里都信服。他为修谱出了不少力,主修过忻氏宗谱,考证过忻氏来源。半塘公长寿七十七岁,膝下有三子九孙,也是有福之人了。但他的第二个儿子忻自淑(小塘公),也是邑庠生,学问好而举业不振,考秀才时名列前茅,考举人却运气不佳,曾去北京应试,同学章鋆已在北京当官,见他文章也说此次必中,谁知还是名落孙山。他对续修宗谱也出过力,当过主修者。他继承先人教书之业,勤俭持家,殷富虽不足,而温饱则有馀。
自字辈也有孟贞道房下离房的忻自滨(南涧公),兄弟三人都务农,早出晚归,十分辛苦,妻子林氏勤于纺织,朝夕不停,由此而家业发达,生四个儿子,还有孙子六人,孙女五人,或从商,或耕读,家中十分和睦,南涧公长寿七十六岁。长子忻成集(世杰公)主持家政二十多年,他经商有成,造屋修祠积极参与,为八世祖纯卿公修墓,为族中排难解纷,深获族人拥戴,第四子忻成栽还是国学生,忻成栽的儿子忻礼营,就是民国年间为修复三房祠堂和最后一次修谱做出重大贡献的经营者,孟房出谷六千斤,约占总费用三分之一,应是他奔走努力的结果。
忻自滨堂弟忻自洙,即同治、光绪年间两次修谱的主修学泗公,他不仅主修三房支谱,还被大房和四房两次请去主修支谱,可见他在修谱方面学问之深。学泗公秉性刚正,直言不讳,邻里有斗殴他一言排解,乡里风气随之和谐。夫人戴氏,虽出名门,但穿着朴素,勤俭持家,夫妇相敬如宾。生有一子三女,独子忻成樽,精于医术,济世救人。
成字辈有孟元人房下悦房的忻成法公,精于渔业,还为建祠堂、开义学作出贡献,生有三子三女,三个儿子各有所长,长子忻礼黄学武有军功获五品顶戴,次子忻礼芳从商精经营之道,三子忻礼芬学鲁班之术,木工手艺非同一般。
仲方房下舜房的忻成道公,自祖父起务农为生,至孙子时家道不济,当时族人有捕鱼为业者,集资入海来约他,但他以当人子不涉险为戒,仍老老实实种田。他兄弟三人十分友爱,服侍父母尤孝顺,夫妇又互相支持,邻里风评很好。后来生了一个儿子忻怀瑾,不料才一岁成道公即去世,夫人周氏独支门户,哭丈夫还不敢让公婆听到。后来忻怀瑾喜爱木工之木,周氏十分赞赏支持。忻怀瑾后来以木匠为业,家道由此复兴。
仲方房下和房的忻成璋公,从小学捕鱼,十五岁就出洋釆捕。舟泊沈家门荷叶湾时,不少渔民都参与声色之场,而他独居船中,绝不过问,由此家道中兴,但家运颠沛,老屋被焚五次,家产荡尽。但他还是尽力支持,屡仆屡起。夫人孔氏独持家政,上事公婆,下和妯娌。成璋公稍有积蓄,就购置田产,为了留给子孙。生有四子二女,又将长子出继大伯,次子出继二伯,以承家族香火。长子忻礼应能承父业,历年兴办渔船,驰名海市。次子忻礼庆,在村里开店经营绸缎洋货。三子忻礼广,在村里开木匠铺。四子忻礼序就读于本村光裕两等学校,天资灵敏。这已是民国初的事了。

现在我们站在端一公墓前,面对陶公山下鳞次栉比的老屋,感叹四房兄弟的居处排列,也感叹忻氏族人由明代至今六百多年来的繁衍能力,更感叹三房本仁堂的发展势头之猛。
由本仁堂支谱可见,三房在明代就到了北京,生有二子八孙。现在所知北方忻氏的两支源头,一支是明初由德清去张家口怀安忻家屯的,另一支可能就是由陶公山去北京再转去张家口尚义一带的。理由是现在北方忻氏的忻家屯一支和尚义一支在早期很少信息交接,并未通谱,这就说明当时即使知道并不同宗,也就疏于相交。这种例子在嘉兴也有,忻家头一支和忻家门一支同在一镇而并不交往通谱。
而三房在本地务农之外,又以渔为业,而且不仅在东钱湖捕鱼,还出海捕鱼,迁居定海橄榄岙等地,用生命换来了富庶的经济实力,也用雄厚的财力在东钱湖边买地建屋、买田占山。现在单陶公山一带,由北面的薛家山到南边的大岙底,都有三房的忻氏族人居住,可以说三房的后裔已跨越了传统中四房兄弟的居住界限,也跨越了历史上别姓家族的居住范围,向北跨越了曹家、史家和张迈岭,在薛家山居住了三百多年,向南跨越了大房、二房和四房,又越过许家、余家和王家,在方家、朱家的地方买地建屋。就现代行政区划来说,陶公山下的利民村、陶公村和建设村三个村都有三房子孙居住,发展之猛可想而知。不仅在湖西如此,在湖东的黄菊岙、二灵山、下水等地,三房忻氏族人也买地买山,为祖宗觅得安稳的风水宝地,为子孙谋得安居乐业的基地。
就近发展,三房的忻氏族人在东钱湖边逐渐蔓延,在通婚、通商的同时,也迁居咸祥、大嵩、高钱、虾壩岱等地,甚至还去了台州黄岩。这种迁徙,一方面增加了谋生的机会,另一方面也减轻了家乡人多地少的压力,既有一种牺牲的悲情,也有一种奋斗的果决。而远去海上捕鱼为生,更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不少三房的忻氏族人葬身东海,留给家人的当然是灾难和悲伤。后人也应该感受到家族发展中的种种不易。
在现存宗谱中可见,三房族人除对宗祠建设和续修宗谱十分用心外,在祭祀祖先,为祖先增加祭祀力度和实力方面也尽心尽力。祭桌规定十分详尽,还提出不丰不俭、各适其宜的原则:
祭桌一肴十五色,鲜果四色,又面食,五京果,三牲,配享四桌,四果十二肴,仪注一版,祭文一张,无得缺略。
散余四果十二肴,元亨利贞,照先祖辈十四房男女各一位,三位合桌,饮酒十二小盏,五大茶瓯,不得竞相传递致醉亵祖,冒不孝之罪也。
清明备篷船两只,祭筵两桌,肴十五色,五京果,五牲用羊,仪注一版,祭文一张,挂纸煎荆,参拜用吹手,散余照前式。
嘛糍每人四爿,其外家长及读仪注祭文者,各送嘛糍四爿,以表敬长惠下之意。当办如不遵式,凭家长众议量罚。
另外,三房族人除了置办大量祀山祀田供每年祭祖经费外,还置办学田,供子孙纸笔和夜晚读书的灯火之费,鼓舞读书之盛意十分感人。
而由宗谱中所列的祭祀山、地、田名单,就可见三房族人在清末民初时的经济实力,因为这仅是祭祀祖先用的祀产,还不包括三房日常经营的各种产业。直到现在,东钱湖边还有不少成片的山、地、田属于忻氏家族集体所有,忻氏后人还在享用祖先留下的丰厚财产,这中间还有不少是三房祖先经过艰苦奋斗得来的,确是应了那句老话: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我们现在重温三房的忻氏发展史,感念到发展后忻氏的艰苦奋斗和实力壮大的幸运,回顾历史上不少家族因不幸而湮灭,更要鼓舞一种努力奋斗的精神,为祖先争气!为家族争光!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国忻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